加入收藏 | 设为首页 | 会员中心 | 我要投稿 | RSS
福书网

 

您当前的位置:首页 > 2019

我,魔教教主,不当受[穿书]——白淡漠

时间:2019-04-30 22:17:46  作者:白淡漠

   《我,魔教教主,不当受[穿书]》作者:白淡漠

 
  文案:1-5过渡章,有点甜,没耐心不看跳过也成。
  江火每天睁眼看着友好度蹭蹭往上涨,心中简直苦的一批。
  为什么人家友好度都是往高了刷,就他必须往低了刷?
  本来他以为刷低比高了简单,现实却给了他当头一棒。
  系统:“友好度+1。”
  江火:“what?”
  系统:“他觉得你的眼神满含爱意。”
  江火:“我明明是在瞪他好吗?”
  系统:“友好度+2.”
  江火:“?”
  系统:“他觉得打是亲骂是爱。”
  江火:“...”
  系统:“友好度+...”
  江火:“说吧我又干什么了?”
  系统:“你什么都没干。”
  江火:“我@#$#%$&%^&^&*&(*”
 
  内容标签: 情有独钟 甜文 穿书
  搜索关键字:主角:江火,辛珹 ┃ 配角:好几个! ┃ 其它:
 
 
第1章 
  清晨,太阳缓缓升起,光透过窗照进来,打在了床上两人的脸上。
  其中一人睫毛轻轻颤了颤长而弯曲的睫毛,那是即将要醒来的前兆,但随后这人并没有睁开眼睛,闭着眼睛对着身旁只躺了一点床边睡着的人一脚踹过去,动作连贯,一气呵成。
  这时,砰的一声,重物落地的声音响起。
  而踹人的罪魁祸首像没事儿人一样,翻了个身又继续睡,但微微上翘的嘴角却暴露了他的好心情。
  “哎哟疼啊..疼死我了...哎哟...”被踹下床的人揉着屁股躺在地上哀嚎。
  “哼。”床上背过身去的人冷哼一声,并没有搭理床下的人。这是这几个月来,每个早上必定发生的事情。
  床下的人哀嚎够了,叹了口气,默默地自己爬了起来,伸手轻轻推了推床上的人,轻声问,“你今早想吃点什么?”
  “不饿。”床上的人冷冷的说。
  “哦...我记得今天厨娘说有牛肉大包子,你不吃那我就先去了。”说着揉了揉肚子,“还真有点饿了。”
  听到牛肉包子,床上的人动了动,但也只是动了动,依旧没有回头,“哦。”
  “那我去了?”
  话音刚一落,就听到了推门出去的声音,等到屋里静下来,床上的人唰的一下掀开被子,脸皱成一团,满脸纠结的样子望向了门口。
  门口静悄悄的,显然那人已经走了。
  他到穿到这破书里已经一年多了,而仨月前他嫁到了王府里,没错是嫁!
  鬼知道这书的作者什么脑袋,非得弄这么个鬼剧情,这原主是乐国皇子叫江火,从小被当女孩子养大,母后不受宠,为了活下去不得不让他扮成女孩子,当时他看的时候,还挺同情的。
  但同情归同情,这事情变成他就不一样了啊!
  在他打算下楼买个泡面,晚上继续奋战把这点结局看完的时候。
  不知道哪个缺德的,吃的香蕉皮丢楼道口,他回来的时候没看见一脚踩上去,直接摔了个底朝天,好巧不巧,后脑勺着地,接着他两眼一黑直接不省人事。
  再睁眼,就是这鬼地方了。
  江火使劲儿扯了扯头发,本来刚睡醒就乱糟糟的头发,现在更加的像鸡窝了。
  原主生的好看,就算顶着一头狗窝,也丝毫不影响他的美貌,这也是他为什么可以成功扮成女孩子却没有被发现的缘故,虽然比女孩子稍稍高一点,但他现在只有十六岁,也看不太出来。
  所以赶在被发现之前,他母妃自己去请求皇帝送他和亲,正愁没人选的皇帝一看有人自己送上门来,自然是高兴不已。
  毕竟几个公主他都不舍得,送一个他不待见的去刚好,又怕风南远国认为他在敷衍,送一个不受宠的公主过去草草了事,于是在送他过去之前,把她母妃晋了妃,又以长公主出礼数送他出嫁。
  然后他就远嫁到了南远,嫁给了南远最受宠的皇子辛珹,现在是韵亲王辛珹。
  “好想回家啊...”江火用只有自己能听到的声音喃喃说道,“好想妹妹啊..好想挨揍啊...”
  江火有一个妹妹,俩人相依为命,虽然整天吵架,有时候还动手,但是感情确是越吵越好。
  “宿主我认为,你与其在这里唉声叹气,不如想办法完成任务。”系统冷冷的声音响起。
  江火听到这系统的声音就来气,没好气道:“任务任务,你让我刷够辛珹的友好度-100,我已经很努力了,可是它不光没掉还涨,我有什么办法,我整天欺负他,我都不忍心了,他才16岁啊!!你让我一个快奔三的人整天欺负一个小孩儿,天知道我负罪感多大?!”
  “宿主你要清楚,你也只有16岁而已。”
  “可我内心是沧桑老男人。”
  系统:“..”
  不再跟系统多说,他起身开始穿衣服,那是一件桃粉色的女装,辛珹选的,他所有衣服都是辛珹挑的,从料子到款式,而款式是由辛珹亲自设计,美名其曰,要给夫人最好的,在外人看来,两人简直是模范夫妻,恩爱无比。
  江火一脸嫌恶的望着这粉嫩的裙子,但是又不得不穿,从床头拿起来,认命的套上收拾了一下自己。他向来是把头发挽一个垂在肩膀上的发髻,因为简单,方便,快捷。化妆,那是更不可能的。
  收拾妥当后,江火别扭的提着裙子走向门口,虽然他已经来了一年左右,但这衣服他还是不习惯。
  推开门,刚迈出去一条腿,就听到了一声轻笑。
  江火扭头一看,辛珹正倚在走廊的柱子后,摇着手中的折扇眼含笑意看着他。
  “夫人真好看,看来为夫的眼光还是不错的。”辛珹说着,就朝着江火走过来。
  “你怎么在这?”江火没有接他的茬,白了他一眼,然后越过他径直向前走去。
  辛珹乐呵呵的跟在他后边,他穿着裙子,走不快,辛珹也不急就跟在后面慢慢的走着,“为夫还是觉得应该与夫人一同用早膳。”
  江火听着他的话,眼角一直突突的跳,感觉脑门青筋都要暴起了,“你会不会好好说话?”难道是他早上那一脚太狠了,他摔到脑子直接摔坏了?
  “夫人不喜欢吗?”辛珹像是不解一般的望向他,眼神中充满了无辜。
  “不喜欢。”江火没好气的说。
  “这样啊,那夫人昨天为何与叶大人相谈甚欢?为夫以为夫人就喜欢这样的呢?”
  “...”,他什么时候和叶大人相谈甚欢了?江火思索了半天,昨天他好像是跟叶大人说话了,但就说了几句话吧,肯定没超过十句,怎么就是相谈甚欢了。
  “既然夫人不喜欢,那就不喜欢吧,我改。”辛珹说罢,就牵起了江火的手,握在了手中。
  两人都是十六岁的少年,而辛珹却比他高出不少,一身墨蓝衣袍,长发束起,身形颀长,英俊挺拔,虽然年纪尚小,眉宇中却透着沉稳内敛,辛珹对谁都是一副淡然的模样,却唯独对江火不是。
  江火试图从辛珹握着他的手中挣开,却没有他劲大,挣了小半天,就随他去了。不知是辛珹故意还是怎么,两人从卧房走到正厅竟花了不少的时间,而辛珹到了正厅也没有放开他的手。
  下人们都对这见怪不怪了,都各自埋头做自己的事情。
 
 
第2章 
  “你看够了没?”江火声音清冷,虽是故意仿着女子的声线,却是有一些低沉。辛珹从落座就一直在盯着他看,看的他头皮发麻,忍了一会终是忍不住出声打断。
  “夫人好看。”辛珹浅浅一笑,从偷偷摸摸的看变成了光明正大。
  一旁的下人偷偷望着自己王爷如痴汉一般的样子,和身边的人面面相觑,心中不由得感叹‘王爷的病又严重了’,接着就低头干着自己的事情。
  “吃饭。”江火白了他一眼,低头吃饭,有一勺没一勺的舀着面前的粥。心中不住的思考着,怎么才能让辛珹厌恶他。
  他的时间不多了,根据剧情走向,原主还有一年就要病死了,系统告诉他,如果在原主病死前,他和辛珹的友好度刷不到-100那他就是真的死了,死的透透的那种死,这让他怎么不着急。
  原主死后辛珹还低沉了一段时日,那段时日韵亲王的痴情传遍了皇城,有人上门慰问,也一律是关门谢客。
  江火当时看到这儿的时候还想过,这王爷莫不是个断袖?直到他自己穿过来以后才知道,这王爷压根就没发现江火是个男的。
  想到这江火同情的看了眼辛珹,辛珹依旧勾着嘴角浅笑望着他。
  系统:“友好度加1。”
  什么玩意儿?听到系统声音的江火差点把嘴里的粥吐出来,他什么都没干怎么突然友好度又增加了?
  系统:“是这样的,您的眼神在他眼里是充满爱意的,所以友好度加1。”
  江火:“...”
  江火觉得他现在需要冷静一下,腾地一下站起来,重重的把手中的碗放到桌上,然后转身头也不回的走掉了。
  留辛珹一个人坐在饭桌前,望着江火离去的背影不知所措,并不知道自己又做错了什么。
  江火其实不是在生辛珹的气,辛珹才是这里面最无辜的,莫名其妙被自己欺负了三个月,并且毫无怨言,他气的是自己,如果没有这变态系统的话,他早就跟他坦白了。
  气哼哼的走到花园中的凉亭内,拿出扇子唰的一下展开,使劲儿的呼扇着。
  一旁的下人看到王妃气冲冲的走过来,一时间也不知道发生了什么,但是还是赶紧走了,生怕王妃一个不高兴把他们也连带了。
  系统:“宿主我有个提议你听不听。”
  “你说。”江火没好气的说,他也不指望这坑爹系统能有什么好提议,毕竟坑他的就是这系统。
  “你要不随便找个什么侍卫偷个情?给他带个绿帽子什么的,说不....”
  “停停停,打住,我找侍卫偷情?!你逗我呢?我TM男的啊。”
  “那侍女?”
  “咱商量商量,把-100换成+100行不行?”
  “没的商量。”刚刚还不正经的系统,一听江火的话,瞬间又变的一点情面都不讲,仿佛刚才给他出歪主意的不是同一个系统一样。
  “...”
  这边江火还在跟系统讨价还价中,辛珹就寻过来了。
  江火看到辛珹后立即停了跟系统的讨论,转身时又换上了一副冷若冰霜的样子。
  “我们该去跟母后请安了。”
  “我不去。”江火想也没想就拒绝了,他想这大概算不孝吧。
  “要去的。”辛珹轻声说道。
  江火还想拒绝,但是不小心望进了辛珹的眼睛,辛珹眼底如同一汪深水,黑沉沉的,让人看不清情绪。
  “要去的。”辛珹见他不说话,又重复了一遍,语气依旧淡淡的,没有任何的不耐烦。说罢牵起了江火的手,“马车已经等在外面了。”
  江火被他牵起,没有挣开,就顺从的让他牵着走到了门口,两人一路上一言不发。
  走到门口后辛珹扶着他上了马车,然后自己也坐了进去,这马车内铺着地毯点着暖炉,生怕江火不舒服还给他准备了垫子。
  看着这些的江火,心里越发不是滋味了,看了一眼身旁的辛珹,辛珹正望着前方,眼神没有焦点,不知道在想什么。
  辛珹感觉到有人盯着自己看,收回了目光,转头时又挂上了一抹浅笑,“我脸上有什么吗?”
  偷看被人抓包,江火赶紧转头,紧接着撩开马车的帘子往外看,深吸一口气,让自己平静下来,只是耳尖的粉红暴露了他现在的心情。
  辛珹看着江火的样子,轻笑一声,突然想捉弄他一下,大手一伸,将即将把头全塞窗外的江火拉到了怀中。
  被人突然一拉,江火吓了一跳,下意识想挣扎,但是奈何劲儿没人大,这时候马车一晃,他直接没稳住扑到了辛珹的怀中。
  他脸贴在辛珹的胸口,听着辛珹的心跳,一下一下,脸更加红了,想挣扎着起身,却被辛珹按了回去。
  接着他听到了辛珹的声音从头顶传来,低沉沉的,很有磁性,也很..好听,“夫人小心。”
  “....”江火一时间不知道怎么办,现在这个姿势很尴尬,这大概是两人成婚后最亲密的一次,他们之前虽然同床共枕,辛珹却从来没强迫过他,他不同意他就不碰他,包括睡觉时,也只是睡一点床边。
  在江火纠结应该怎么办的时候,辛珹松开了他,江火赶紧从他身上爬起来,双颊通红,不敢看他。
  “夫人脸为何这么红。”辛珹看着他,一脸无辜说道。
  “我..热的,这马车里太热了。”江火声音都是抖的,接着摸出扇子呼扇呼扇的扇着,表示真的很热。
  “这样啊,我以为夫人是害羞了。”
  “...”这话他没法接。
  系统:“宿主...”
  “我知道你要说什么。”肯定是友好度又涨了,江火心里还是有谱的。
  马车晃晃悠悠的一路前行,两人经过这事儿以后都坐在马车一言不发,辛珹嘴角一直挂着笑,心里就像是吃了蜜一样,江火则是满脸纠结的看着窗外。
  大约过了一会到了宫门口,马车停下时,江火听到车外一阵声音。
  辛珹先他一步下了马车,接着掀开了帘子,浅浅一笑,眼中闪过一丝温柔,伸出手,等着江火把手放上来。
  江火看着身前伸过来的手,一时间不知道是放上去还是不放。
  但这时,一道声音插了进来。
  “这不是六皇兄么,哦还有六皇嫂。”
 
 
第3章 
  “老七。”辛珹头也没回,依旧把手放在江火身前,等他把手放上来。

返回首页
加入收藏
推荐资讯
栏目更新
栏目热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