加入收藏 | 设为首页 | 会员中心 | 我要投稿 | RSS
福书网

 

您当前的位置:首页 > 2019

双杀(网游竞技)——娜可露露

时间:2019-04-27 11:32:39  作者:娜可露露

   《双杀》作者:娜可露露

  文案:
  封灿转会到SP俱乐部的那一天,电竞圈一半人都惊呆了,另一半在看好戏,发出喜闻乐见的声音:宇宙第一ADC来给年哥当儿子咯,家暴预定。
  年下狼崽子攻(封灿)x冷酷控场受(程肃年),1V1HE。
 
 
第1章 新队友1
  8月12号,早上八点。
  程肃年正在睡梦里大杀特杀,手机铃声催魂似的叫了起来,把他吵醒了。
  来电显示:野哥。
  ——郭野,SP电子竞技俱乐部的老板,程肃年的顶头上司。
  “肃年啊。”这会儿郭老板正在国外出差,不知道那边是几点,只听他精神抖擞地叫了一声,亲切道,“睡醒了没?醒了就早点起床吧,今天咱们基地有新人要来,劳烦我年神给个面子,亲自接见一下?”
  “……”
  程肃年顿时睡意全无。
  郭野道:“你应该知道是谁了吧?我不是故意瞒你到今天,是怕你不同意,只好先签下来,省得你和我再费口舌。我保证,他绝对是国内最有潜力的ADC,你会喜欢他的。”
  “……谁?封灿?”
  “对。”
  “……”
  程肃年脸一沉,“他不是我想要的。”
  话一出口,郭野讪讪笑了两声。他早料到程肃年会是这个反应,所以才直接签了合同,现在人马上要到了,再说什么都是无效抗议。
  程肃年没想到的是,郭老板当了好几年不管事的甩手掌柜,临到关键时刻,突然给他来这一手。
  封灿是谁?
  这位根本不用介绍,整个电竞圈无人不知无人不晓,堪称圈内新晋流量——粉丝巨多,但是黑比粉更多。
  当然,程肃年对那些粉粉黑黑的争议毫不关心,他介意的是封灿本人。
  封灿今年十九,以前是一个游戏主播,去年才开始打职业。
  他们现在这款游戏叫《英魂之歌》,外文名EOH(Epic of Hero),由美国知名游戏公司出品,运营十年长盛不衰,是全球最热门的一款电竞游戏。
  游戏火爆,玩家群体庞大,EOH不仅在电竞行业受追捧,在直播圈更是养活了大大小小无数主播,其中佼佼者如封灿,巅峰期横扫直播平台各大榜单,拥有天价签约费和爆炸式人气,风光得像个大明星。
  可那又如何?直播是直播,电竞是电竞,这是两个世界。
  封灿当主播的时候,被誉为第一全能技术主播,他转行做职业选手,却在第一年就以一己之力,把战队从EPL(英魂之歌职业联赛)中游的战绩搞崩到下游,险些降级,沦为整个电竞圈的笑柄。
  大家笑他,主要原因不是他战队成绩差,是因为他本人虽然年纪不大,性格却十分高调张狂,不把任何人放在眼里,纵然他的确有天分,是个罕见的天才,可EOH是一款团队竞技游戏,最重要的是战术配合,不是显摆个人英雄主义。
  他却把比赛当成了他自己的舞台,队友都是给他提鞋的,这种风格打法和为人处世作风,导致他的前东家UG战队场上僵硬,场下宫斗,战绩越来越差,队内气氛越来越低迷,两厢促进,恶性循环,赛季末直接崩盘了。
  封灿可谓是名不虚传的“毒瘤”。
  这种人,即使他天赋再高,程肃年也不想要。
  ——程肃年喜欢听话的ADC,在下路乖乖给他当儿子,别搞那么多有的没的。
  郭野显然很了解他,叹气道:“哎,肃年,我知道你心里怎么想,你觉得我故意坑你是吧?哪儿能啊,SP不光是你的心血,更是我的心血,咱们这两年的成绩一直不太理想,你想过原因没?”
  程肃年没接话。
  郭野自顾自说:“该革新了,别人评价我们队,都说我们保守,你的风格就是顾全大局,你要掌控一切、要稳,我当年看中你就是看中这一点——你是最好的战术指挥官,你已经尽力了,可结果总是不尽如人意,为什么?因为你缺了一把为你冲锋陷阵的好刀啊!”
  郭野的口吻活像个传销头子:“封灿就是这把刀,你信不信我?”
  “……”
  人都签了,信也得信,不信也得信,还有什么可说的?
  但郭野把话说到这份上,程肃年不好再驳他面子,只得顺着他应付几句,表示自己接受了,这才挂了电话。
  一通电话不到十分钟,程肃年平时不会这么早起床,今天却是睡不着了。
  他洗漱一番,随手套了件T恤,把烟和打火机揣进牛仔裤的兜里,下楼去了。
  SP——Special Power电子竞技俱乐部,训练基地总部位于上海。
  这是一栋六层的大楼,EOH分部占了两层:五楼训练室,六楼是队员和教练组的宿舍。
  往下数,一楼是办事大厅和用餐区,其余楼层归其他游戏分部所有。
  程肃年来到五楼。
  他和往常一样,在五楼陈列各种奖杯、奖章的大堂里巡视了一圈。
  SP是国内最顶级的豪门俱乐部,没有之一。
  虽说不过才十几年历史,但电子竞技是一个新兴产业,如今EPL里的一线战队,建队历史只有几年的新队一抓一大把,SP绝对是老资格了。
  但祖上的辉煌是属于过去的,属于别的游戏。SP俱乐部的EOH分部,是在六年前,郭野为程肃年创立的。
  六年前,程肃年从生涯的最低谷艰难爬了上来,一个人举起SP的旗帜,带队横扫国内外各大比赛,拿了无数奖杯。
  他就像一个战无不胜的将军,斩获的勋章和战利品全都陈列在这里。这些透明的玻璃柜子,里面满满当当的获奖记录,是他光辉功绩的证明。
  这些很重要,但也不重要——
  程肃年走到大堂中央,在众多玻璃柜子的簇拥中,有一个更高的柜子,上面标记着:EOH世界冠军。
  它是空的。
  年复一年,始终是空的。
  程肃年面无表情,盯着空柜子看。
  以往他只是路过时偶尔看一眼,今天却足足看了十分钟有余,然后才调转方向,进了五楼的训练室。
  这里的训练室有三间,一间是一队,一间是二队,另一间给试训的外来选手用。
  封灿已经签完合同了,从今天起就是SP的正式队员,当然不需要试训,但程肃年专门把试训室打开,用这里欢迎他。
  程肃年拉开一张椅子坐下,给自己点了根烟。
  其实,今年夏季的转会窗口一开,外面就有传言,说封灿要来SP,但当时没人信,程肃年自己都不信,因此没拿这件事问过郭野,在他看来,郭野还不至于那么神志不清。
  可惜,郭野还真是。
  今天早上在电话里听到的那番话,程肃年当然不全信,他哪有那么容易被忽悠,他还不了解郭老板么?说什么革新,都是幌子。
  郭野就是看上封灿的名气了,倒不是说指着封灿赚钱,郭野不差钱,但是“巨星情结”特别重。
  什么叫巨星呢?
  EPL里有实力的选手一抓一大把,可大部分人默默无名,即使实力再强,也不一定有机会成为超级巨星。
  而封灿不一样,封灿是带着光环来的,并且在EPL首秀上狂秀了一把本命英雄,在那天夜里一战成名。
  当时的情形程肃年还记得,那叫什么?电竞圈跟过年了似的,毕竟大众都爱追捧横空出世的天才,跟风狗又多,一夜之间仿佛全世界都在吹封灿,吹出了花来。
  后来呢?高开低走,摔得厉害。
  当初吹他的人,现在不知道有多少转黑了。
  但程肃年看问题比较善于透过现象看本质——
  为什么会这样?
  因为封灿虽然强,却不稳定。
  为什么不稳定?
  因为他性格有问题,年轻人,太自负,太飘了。
  如果是一时的膨胀还好,可以调教。就怕封灿本质就是这种人,那麻烦就大了,有几个队够这毒瘤祸害的?程肃年真是一点都不想要他。
  可事已至此,说什么都无用。
  程肃年抽完了一根烟,点着第二根。
  外面终于有人敲门了。
  SP的领队蓉姐在门外说:“肃年,人到了。”
  “进来吧。”
  程肃年把椅子转向门口,摁灭了烟。
  作者有话说:提醒:程肃年是受,不逆。
 
 
第2章 新队友2
  程肃年话音刚落,门开了。
  先进来的是SP领队钟蓉。钟蓉一米六的身高,挡不住她身后一米八几的那位。程肃年从电竞椅里抬起头,和封灿棒球帽下的双眼对上了视线。
  眼熟。
  当然眼熟了,他们见过。
  上赛季整整一年的比赛,按照EPL的赛制,每两个战队之间至少会交手两次,程肃年在比赛场馆里见过封灿本人。
  但当时SP全队状态低迷,程肃年很长一段时间心情不好,比赛现场又人多、吵闹,他没心思注意那么多,况且他和封灿没交集,谁都没必要特地去关注对方,只在台上匆匆擦了一面。
  “坐。”程肃年没动,拿下巴指了指旁边的椅子,“蓉姐,你去忙吧。”
  “好,你们聊。”
  钟蓉笑了一下,走之前顺手帮他们带上了门。
  领队一走,程肃年又点上了烟。
  他抽烟的事儿整个EOH分部都知道,按照规定,基地禁烟,但实际上什么规定都是管别人的,管不到程肃年头上。程肃年也就表面遮掩一下,其实战队经理也好、领队也好、教练也好,都得听他的。
  他是SP名副其实的一把手、队霸。
  但封灿是新来的,显然对这一点认识得不够深刻,他似乎不理解为什么是程肃年接待他,按理说新队员第一次来基地,教练不应该出来交待几句么?领队怎么把他一个人扔这不管了?
  封灿的脸色不好看,大概觉得被轻视了。
  程肃年不管他怎么想,自顾自道:“自我介绍一下,我是你的队长,程肃年。——SP的一队和二队都要叫我队长。”
  封灿点了点头,刚要开口打招呼,忽然反应过来:“什么意思?”
  “就是你理解的意思。”程肃年说,“这里是试训室,表现好进一队,表现不好进二队。”
  “……”
  程肃年一般不会故意给人甩脸色,他不想让你好过的时候,总是平静又冷酷的,如果你在他面前跳脚炸毛,就会显得你更沉不住气,是个弟弟。
  封灿本来就是弟弟。
  他才十九,程肃年二十五了。
  “你让我试训?!”封灿唰地一下把棒球帽摘了,露出一头半长不短的奶奶灰色头发,他的左耳上竟然还戴了一枚钻石耳钉,亮闪闪的。
  “还表现不好进二队?”封灿站起来,椅子被他的动作带得猛地往后一滑,“签字时郭野可不是这么说的!我是来打主力的好么!一队主力ADC!凭什么给你们打替补?!”
  “凭你菜。”程肃年依然不动如山,“郭野是谁?SP我说了算。怎么,对自己没信心?怕试训被虐?”
  “……”
  有没有信心是一回事,该不该试训是另一回事。一般来说,试训是给没打过职业比赛的新人走的选拔流程,封灿再怎么说也算是EPL的大牌选手,况且合同都签了。
  他感觉自己被羞辱了,气得七窍生烟,看那表情,活像个被惹毛的狼崽子,恨不得一口咬死程肃年。
  “你——”
  封灿正要发飙,试训室的门突然被推开,一个戴眼镜的胖子走了进来。
  “干嘛呢?一大早吵吵闹闹,二里地外都能听见,怎么了?”这人叫李修明,SP的主力上单,是一个老油条。他对程肃年笑了下,转头看见封灿,吃了一惊:“哟,这不是小改皇吗!怎么来SP了?”
  封灿脸更黑了。
  “改皇”是他的黑称,说到这个外号的由来,那也是一段广为流传的名场面。
  有一次,赛后采访的时候,主持人看热闹不嫌事大,故意问封灿,大意是说,最近微博和各大论坛上好多人黑你,给你列了十条罪状,这件事你怎么看?
  此话一出,大家都等着看封灿的反应。
  不料,这位哥年轻气盛,在摄像头下也是一如既往地嚣张,面不改色甩出一句:“黑我?我怎么了?电竞圈就是臭毛病多,我来帮你们改改。”
  此番教整个电竞圈做人的狂言一出,立刻被奉为金句,在封灿的战绩飘忽不定、越来越差之后,更是被人反复鞭尸,轮成了一个搞笑梗。
  自那以后,“改哥”、“改神”、“改皇”的绰号就贴在他身上揭不下来了。
  甚至衍生出了“教育家”、“小封老师”等一系列带有嘲讽意味的黑称。
  可在网上被黑是常事,好意思当面管人家叫黑称的毕竟少,李修明是一不注意顺嘴了,说完有点尴尬,“开玩笑的,开玩笑的。”
  刚才他过来的时候遇见了钟蓉,已经知道封灿签约的事了,现在做出不知情的样子,其实有几分浮夸的表演成分。
  封灿没搭理他,把棒球帽往电脑桌上一摔,转向程肃年,冷冷道:“我不试训。”
  说罢就要往外走,摔门出去。
  李修明赶紧把他拉回来:“哎,小改……呸,灿神!你干嘛去呀?你跟年哥生什么气啊,这点事儿就气成这样,以后不得气死?”
  封灿:“……”
  程肃年充耳不闻。
  他一言不发,安静地抽着烟。
  或许是年轻时就经历太多,后来又扛着SP往前走,肩上担子太重,六年来,他被压得越来越沉默,整个人仿佛被镀上了一层泛着冷光的保护膜,外界的一切纷扰,无法侵入他的精神。
  门口,李修明还在装模作样,对封灿说:“小灿神啊,哥哥我好心提点你一下,以后在咱们SP,要想日子过得舒服,就得学会逆来顺受,反抗谁都不要反抗程肃年——他让你往东你就往东,让你往西你就往西,记住了吗?”

返回首页
加入收藏
推荐资讯
栏目更新
栏目热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