加入收藏 | 设为首页 | 会员中心 | 我要投稿 | RSS
福书网

 

您当前的位置:首页 > 2018

睡前小甜饼(近代现代)——xt小彻

时间:2018-05-28 10:22:16  作者:xt小彻

   《睡前小甜饼》 作者:小彻

    文案
    睡前小甜肉饼集合~全文txt整理好啦,微博自取,ID:xt小彻
 
 
  小甜饼1号《风流鬼和小书生》
  小书生平日里教村里的学生读书赚些碎银子,有空还会去山上摘些野菜野果。这天他照常上山沿着熟悉的道儿走,不知怎地迷了路,甚至越走越糊涂。天色渐晚,小书生竟已行至林间深处迷雾缭绕,正当忐忑之际幸好遇着破庙得以暂歇一晚。
  谁知这却是那风流鬼使出的障眼法。待小书生进了破庙风流鬼立马现身,冲他吐一口从好友狐妖那儿骗来的催情迷烟,小书生立马软了身子瘫倒在男人怀里。
  本是心疼小书生是个雏儿只想尝尝鲜,岂料这妙人儿肌肤滑嫩臀肉翘挺叫人爱不释手,那处蜜穴滑嫩紧致又湿又热,不但能肏出汁儿来,还会主动收缩吸吮自己的大屌,那骚浪动听的叫床更是叫人血脉喷张。
  这哪里是青涩的雏儿该有的样子,分明是个欠操的小淫娃!
  风流鬼只当自己拾到宝了,食髓知味欲罢不能,干了少年一整夜将人彻底吃干抹净......
  小书生醒来只觉这幅身子像散了架一般痛得厉害,那难言之处更是几欲裂开。待他完全清醒,这才惊觉自己赤裸着身子,浑身上下满是红痕。绕是从未有过这般荒唐经历,可少年好歹活了二十载有些见识。况且他曾在山上捡到一本春宫图,因好奇锁了家门躲在床上偷摸着翻阅,谁知书本上竟是两男子在行那苟且之事,小书生当即面红耳赤,把书扔到床下再也不敢触碰......
  隐约记得昏迷前男人的模样,那人样貌堂堂谁料竟是衣冠禽兽,知晓自己定是被这腌臜人奸污,少年委屈不已,沉默片刻突然嚎啕大哭。
  风流鬼隐去身形本想看看少年的反应,却见对方竟如孩童般大哭起来。男人心急如焚,念了句口令立马出现在少年眼前,本想出言安慰,还未开口就见他张着嘴却没了声,小脸苍白被吓得丢了魂。
  幸好那小狐妖即时赶来,骂骂咧咧踹了风流鬼一脚,替小书生穿好衣服搂进怀里柔声安慰了好一阵。少年这才拾了神智,也不管来人究竟是谁,仿佛抓住根救命稻草抱着他继续大哭。于是一个人哭,一只妖骂,风流鬼耳朵都快聋了,也只得站在一旁任其数落。
  心里的害怕是没了,可被破了身子糟蹋的气还没散。小书生被小狐妖送回家里,一路上对风流鬼视而不见再没和他说过一句话。
  可那风流鬼却纠缠不休,之后每日都到小书生家替他做些砍柴烧水的重活,然后去山上摘些野果野菜,末了又去接小书生下学回家。因着身子还隐隐作痛未痊愈,小书生虽不与他讲话,却也默许了他的所做。
  这些活儿男人本可以用法术轻松解决,他却踏踏实实亲自出力毫无怨言。这一切善良的小书生都看在眼里,渐渐消了气。从一开始愿意搭理他,慢慢变作偶尔主动和他说话,又担忧他太劳累递来一杯水。再后来习惯每天下了学堂被他接回家,和他一起去山上摘野菜,煮饭时准备两个人的分量……
  其实这个人…不对,这个鬼......也没有那么坏嘛……
  小书生缩在被窝里默默想着,嘴边挂着甜甜的笑,连这些天做的梦都格外香甜。
  “啊......哼嗯......”梦里身子越来越热,私处竟升腾起难言的快感。小书生猛地睁开双眼,身上作乱的不就是风流鬼么!可嘴巴被他的双唇封住说不出话,身子一片瘫软定是又用了什么迷药!
  “嗯啊.......”风流鬼下身一个顶弄,魅惑勾人的呻吟立马倾泻而出。自己竟然发出如此淫乱的声音,泛红的双目噙着眼泪,少年立刻伸手捂住了嘴。
  风流鬼强迫着拉开少年捂着唇的右手,一双迷人的桃花眼直勾勾地打量着他,偏偏下身撞击地一次比一次狠烈。“呜呜呜……你这坏人……讨厌你……呜呜呜……”小书生抽泣着骂道,双手无力地拍打着男人的胸膛,带着哭腔的声音却又软又惹人怜。少年还想在说什么,双唇却又被男人封住,同他共赴这场旖旎春梦。
  小书生总算明白何谓江山易改本性难移,他都快后悔死了。那晚之后风流鬼便夜夜爬上自己的床,起初是趁他入睡之后将人拆骨入腹,之后更是得寸进尺,有时日落西山夜还未至便将人拐上床去,剥了衣物长驱直入。
  最为可恶是被迫承欢还不够,那风流鬼净逼着小书生说些淫话,管他叫些好听的,这可委屈了自小受教于四书五经,注重礼义廉耻的小书生。可就算他不从,风流鬼也会那粗大的阳具猛地顶弄穴心,把人肏得死去活来大哭求饶。
  “呜呜呜......不要......求求你......”小书生被迫骑在男人身上,即便双手紧紧攀住男人的脖子,绵软的身子也随着小穴被巨物侵犯前后乱晃。“不要?”男人沉声问了一句,胯间顶弄的速度加快,小书生却铁了心一般不肯妥协,只是不住哭喊着摇头:“呜呜呜.....不可以......嗯啊...太羞人了......”
  风流鬼冷哼一声,冲着穴内某一点毫不留情地操干起来。将小书生刺激得连脚背都蜷缩起来,再也承受不住这强烈的快感,双目含泪终究委屈的妥协:“......相...相公......受不住了......求求你……呜呜呜.......”
  男人在他唇上轻吻,身下依旧进攻猛烈,坏心地笑道:“还有呢?相公如何教你的?”
  小书生咬咬唇,索性自暴自弃地闭上眼遂了男人的意:“呜呜呜......亲相公...大...大屌哥哥.......求求你...饶了卿卿罢......”声音越来越小,待说完这淫话小书生已是满脸通红,羞哭了躲进男人怀中。风流鬼这才满意,骂了句小浪货将人压至身下疼爱了一夜……
  不光是在家里,那风流鬼仗着自己懂些法术,光天白日的在外面也不放过他。无论在山间摘菜还是河中洗澡,那风流鬼好似随处都能起兴致,强迫少年与之在外苟合。
  这日小书生在学堂教书授课,风流鬼便施法在外人面前隐去身形,只有小书生能看见自己。
  “恻隐之心,人皆有之;羞恶之心,人皆有之......”小书生看似端坐于桌案后的木凳,众人却不知的他正战战兢兢地被风流鬼禁锢在腿上,男人胯间那物还在少年的小洞内大肆进出。小书生声音颤抖着勉强念一句,底下的孩童便也摇头晃脑跟着他念一句。那坏心的男人还不断在他耳边骚扰“啧啧……小浪货就这么舒服?嘶…小穴又在吸你相公了....…屁眼可真紧……”可怜的小书生欲哭无泪,却只能充耳不闻强迫自己镇定下来。
  “先生,学生请问羞恶之心是为何意?”学生中有人向他请教,学童们也都将视线移到自己身上。面对一屋子天真纯洁的目光,即便知道他们看不见自己正进行的下流勾当,小书生羞愧的内心依旧饱受煎熬,满脸通红几欲落泪,却只能装作淡然的解释道:“羞恶之心即…即为羞耻之心。此句意为…意为每个人都有羞耻心......”
  学生们点点头似有所领悟,这厮却又在耳边笑道:“先生近来可越发厉害了,一边在学生面前肏穴,还能一边讲着羞耻心……”说罢男人握着少年纤腰发起猛攻。在男人的刺激和极度的羞耻下,小书生终于翻着白眼泄下精华。
  后来才得知学生们在一片惊叫和慌乱中看见有个男人突然到来,将先生抱回了家。虽说小书生得了个“身染重疾依旧带病讲学”的好名声,但他再也不许男人靠近学堂了。
  转眼已过数月。小书生不再像往日做些苦累活,除了在性事上落些眼泪,平日里都被风流鬼当宝一样伺候着。但不知为何他却日渐消瘦,病倒在床昏迷不醒,脸上更是失了血色再无往日的粉嫩。
  “他为人你为鬼,夜夜被你吸食精气自然承受不住。”小狐妖的伴侣摇光星君一语道破,风流鬼这才恍然大悟。往日情愿为鬼也不愿投胎只求自在,可如今哪能任凭小书生日渐憔悴甚至因此殒命……
  于是风流鬼求小狐妖暂且照顾小书生,自己不分昼夜跪在星君门前,求他帮助自己转世为人,只求来世不忘小书生。摇光只道人各有命,顺天道而行。
  小狐妖向来心软,何况风流鬼与自己是多年好友,哪里忍心有情人因此分离。便小心翼翼地爬到榻上钻进男人怀里。
  “求求星君了......帮帮他们好不好。”小狐妖在他怀里蹭蹭,毛茸茸的尾巴也在他腿间晃悠。星君摸摸他的脑袋,目光依旧停留在手中的书本上,淡淡地开口道:“帮他们?有什么好处?”
  小狐妖一本正经的回答:“星君不是总教我要帮助别人吗?”
  摇光无动于衷。
  小狐妖无奈,思索了好一阵能给星君什么好处。片刻后小狐妖搂住男人的脖子,有些难为情的看他:“挨...挨操可以吗?”
  星君放下手里的书, 冷着脸望他:“几次?”
  小狐妖红着脸垂下眸子:“几次都可以......”
  男人脸上总算有了浅浅地笑意,抱着小狐妖走进卧房......
  三年后。
  “呜呜呜......太快了……不行….啊…太深了......呜呜......不要了…….”小书生被风流……呃,被蛇妖压在床上肏得放声大哭。
  小狐妖躲在房顶偷看屋内的场面,心中对小书生愧疚不已。因为不忍小书生会等太久,那夜小狐妖哭唧唧地求着摇光星君想想法子。摇光在他软磨硬泡下答应拿出天枢星君赠送的金丹,让风流鬼转世为妖,成年之后将金丹分给小书生一半,两人便可同生共死——可没有说是天性好淫的蛇妖啊……
  唉,小书生自求多福吧……小狐妖在心里默默念叨了句,悄悄拿回往日被风流鬼偷去的龙阳春宫图回家找摇光星君了。
 
 
  小甜饼2号《被榨干的学生攻》
  凌乱的衣物散落一地,床单沾染着已经干涸的白色不明物,空气中弥漫着暧昧的麝香气息,明显是欢爱过后的场面。
  安静的卧室回荡着抽抽噎噎的啜泣声,一个满脸泪珠,浑身赤裸身材高大的男孩正缩在床脚,浑身赤裸只有私密部位用被子勉强遮盖,两手抱着膝盖委屈的控诉着什么。“呜呜呜......不是说好只…..只做一次的吗......骗子......呜呜呜......”
  靠坐在床边模样俊秀的男人神清气爽的吸了口烟,似乎对这种场面司空见惯,并未作出解释。虽同样赤裸着身体,却没有半分羞赧或是不自在。
  屋内的啜泣声经久不息,男人叹了口气,将手中剩余的半支烟掐灭扔进烟灰缸,这才起身向男孩走去,悉数精液亦随着他的走动从穴口涌出。
  “我没忍住嘛……乖…下次一定不会了……”男人摸摸他的头发,温柔地亲了亲他的唇角。语气中忏悔没有几分,倒更像是撒娇。
  原本哭泣的男孩倒也是个好安抚的,听了他的话便乖乖点头,哽咽着擦干自己的眼泪,接着便抱起男人去浴室清理身体了......
  蝉鸣声响彻在夏日的午后,头顶的电风扇悠悠的旋转带出沉闷的噪声,黑板上写满了函数符号和复杂的等式。这一切似乎都产生了契合的催眠效果,即便已经是紧张的高三下期,学生们依然昏昏欲睡,后排的几个男生甚至已经倒在课桌上做起美梦。
  唯有一个男孩坐的笔直,双眼紧跟着男人的板书——准确的说,是盯着写出板书的骨节分明的手指,和卷起的袖口中露出的白皙好看的手腕。
  像这样静静的看着他,已经是第三年了。
  这是男人大学毕业后带的第一届学生,但他的课堂总保持着比很多老教师更好的纪律,却并不是因为他的严厉。
  三年前,男人第一次以老师的身份站上讲台。男人长得斯文清秀,在学生们看来就属于好欺负的那类人。他一来没有什么经验,二来和学生的年龄差不了几岁,总有几个以破坏课堂秩序为乐的男生起哄捣乱。即便招呼了几句让他们安静,却没起到任何效果。
  讲台上的男人有些尴尬,正想着法子突然听见“啪!”的一声,原本闹哄哄的课堂瞬间鸦雀无声。所有人的目光都转向坐在后排角落的男孩。
  男孩身材高大,即便是坐着也能看出比班里其他男生高出一大截。如雕刻般分明立体的五官透着不怒自威的意味,深邃的双眼正望着带头起哄的几个人,手里还拿着方才拍打课桌的书本。
  “安静听课。”男孩淡淡的说了句,然后低下头小心翼翼地将数学书翻到第一页。学生们也都回了神,各自打开书本望向黑板。先前调皮的几个男生没趣的挠挠头,在自己座位上发呆睡觉,再没说过一句话。
  下课铃响,男人特意走到男孩课桌前,微笑着对他表示感激。
  男孩低头不语,藏在校服口袋里的双手却紧紧攥在一起。即使多年后他依然记得,那一刻双颊热到发烫和心跳剧烈加速的感觉。
  从那天起,维护数学课的纪律似乎就成了他的职责。他不敢去办公室问男人不会的题目,却会在数学课代表收完作业后帮忙拿到办公室,只是为了找机会偷偷看他一眼。有时遇着男人不在他也会失落好几节课,却一定不会忘了数学课前把黑板擦干净,直到上课铃响见男人走进教室才又恢复精神。他的各科成绩勉强能算优秀,唯独数学尤其拔尖,总分排名不那么靠前的情况下数学却能比过顶尖的学生......
  好像只要是和男人有关的,他都有兴趣——不如说只有和男人有关的,他才会感兴趣。就像高一的第一次班会,班主任让所有人写下自己的理想然后装进信封里,直到毕业的时候再发给大家。在大家或迷茫或天马行空的畅想中,他毫不犹豫的写下自己的理想:
  想和他一样当数学老师,我们学校的数学老师。这样就能和他在一个办公室,每天都能看见他了。
  三年的时光稍纵即逝,男孩还没有将他板书的画面看够,却发现自己再也不能坐在教室听他讲课了。
  毕业晚会上,欢笑声、哭声和致谢声嚷成一片。所有人都在向男人敬酒,和他拥抱,向他诉说三年来的感谢和歉意。唯有男孩一个人坐在角落,独自喝酒冷眼旁观。好像只要他不哭,不拥抱,不致谢,就不会和他分别了。
  喝了不少学生们敬的酒又安抚了好一阵,男人总算能喘口气,抬头望着那一抹熟悉的身影,快步走到角落。
  男孩儿面前摆满了空酒瓶,似乎还想再喝,手中的酒瓶却被人夺下。他有些恍惚地望着身前的男人,不知有没有认出是谁。

返回首页
加入收藏
推荐资讯
栏目更新
栏目热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