加入收藏 | 设为首页 | 会员中心 | 我要投稿 | RSS
福书网

 

您当前的位置:首页 > 2018

国民哭包[重生]——睡芒

时间:2018-04-04 13:33:17  作者:睡芒

   《国民哭包[重生]》作者:睡芒

  文案:
  又名《重生后小狼狗也不放过我》
  贺庭政年少时离家出走,江宇典收留了他八年。
  贺庭政暗搓搓喜欢了他十年,始终没有表露心迹。
  后来江宇典借尸还魂重生了,变成个货不对板的哭包。
  这次贺庭政决定不再放过他,他要欺负这个人,把他狠狠地欺负哭
  ps:
  1.受借尸还魂到自己死后的第五年,身体痛觉异常
  2.受是真·大佬,虽然爱哭【强攻强受】
  表面狼狗实则心狠手辣攻X表面哭唧唧内心MMP大佬受
  这是作者写过最可爱的攻了(*/ω\*)
  食用须知:
  1.攻身体年龄大受十二岁,伪年上
  2.一切剧情为人设服务
  内容标签: 强强 娱乐圈 重生 甜文
  搜索关键字:主角:江宇(YU)典、贺庭政 ┃ 配角: ┃ 其它:
 
晋江编辑推荐:江宇在轮椅上上坐了九年,小他八岁的贺庭政在他身边照顾、陪伴了他八年。但他最终没能逃脱宿命,谢世于一场蹊跷的汽车爆炸事故。他一朝醒来,已是五年后。他重生成了娱乐圈里名不见经传的一百八十线江宇典,他的处境很糟糕,痛觉神经异常的他见不得一点疼,一触即哭——但他却拥有了一双健全的腿。他凭借自己上辈子的经验,开始在娱乐圈打拼,而曾经的贺庭政如今比他大十三岁,更是时隔五年一眼将他认出,并为他保驾护航……
作者用真实诙谐的笔触描绘出一个纷杂浮华的娱乐圈,文中人物个个有血有肉,性格饱满、真实,是一篇难得的娱乐圈题材佳作。
 
 
第1章 重获新生
  “……你管好自己嘴巴,不要影响公司和团队。”
  施小邦低声对病床上躺着的人交代道:“这边《不一Young的声音》栏目给了我们一个名额,本来是让别人去的,现在让给你,给你内定了二十强,好好发挥,不要节外生枝,听明白没有?”
  病床上的人没回答他的话,那双漆黑的眼睛注视着洁白的天花板,眨也不眨。
  施小邦有点怒气,但又怕他出去乱说话:“江宇典,我跟你说,这是最好的结果了,你要是想来事,吃亏的是你……”
  “出去。”
  江宇典冷漠地打断他。
  施小邦一口气没提上来,还有点懵,似乎被人扇了一巴掌似的,脸颊火辣辣地疼。
  江宇典怎么敢这么跟他说话?
  他是赛狮传媒的经纪人,而江宇典是公司练习生,合约一年多了,一直坐冷板凳。就在前途未卜,似乎距离偶像的目标似乎越来越远的时候——施小邦挑走了他。
  那时候的江宇典,对他可谓是感恩戴德。
  结果就在发宣出道的当口,因为一场“闹剧”,江宇典从二楼摔了下去——莫不是把胆子摔大了?
  那双眼睛轻飘飘地瞥过去,黑沉沉地盯着施小邦,重复了一次:“滚出去。”
  施小邦让他一盯,不知怎地觉得背脊发寒,生出了点惧意。
  按捺着骂娘的冲动——他也知道这事儿挺操蛋的,换谁谁也不舒服,可搁江宇典身上,他就不高兴了。
  平时那么软弱的一个人,居然这么跟他说话,这么冷冰冰地盯着他,他觉得非常不舒服。
  他忍着怒气,冷哼一声:“你自己好好想想!”
  说完,施小邦就出去了,走时还把把病房门“砰”一声碰上,宣泄怒气。
  门晃了晃,整个屋子像个栽倒的集装箱似的,颤了几下。
  江宇典靠在床上,盯着自己吊起来的右腿瞧了片刻,幽深的眼里带着捉摸不透的情绪。接着,他从床上坐起来,伸手拽过墙边靠着的拐杖,双腿挪到床边,单手拄着拐杖,一鼓作气扶着下了床。
  他站起来的动作干净利落,可是那条没受伤的腿却很无力地支撑在地上,发着抖。
  半秒后,他跌坐回床上,眼里是不易察觉的欣喜若狂。
  两天前,江宇发现自己重生到了自己死后的第五年,重生到了这个陌生人身上。他和这位陌生人之间唯一的交集,或许只有名字相似,他本名叫江宇,陌生人叫江宇典。
  他从未想过自己有一天还能站起来,在他曾经三十多年的人生当中,辉煌了近十年,还有九年的时间,是在轮椅上度过的。
  双腿瘫痪,站不起来也没有知觉,这个毛病让他变得尖锐而不近人情,他脾气阴晴不定,非常易怒,很少有人愿意跟他打交道,只有一个人,一直勤恳地在他身边照顾他。
  而继承一个陌生人的记忆,是一件痛苦而奇妙的事情。刚刚重生的时候,他被脑子里繁杂而庞大的记忆冲击得脑仁都几近碎裂,整个人非常痛苦。连医院护士都心有余悸地说:“你全身都在抽搐,我们差点没给你打安定。”
  除了记忆,江宇还承接了这位陌生人的感官,他清晰地感受到自己的腿有了知觉,尤其是右腿,疼痛难忍。
  这种疼痛对一个双腿瘫痪了近十年的人来说,是一种恩典。可对他而言,重新站起来无疑是一件非常难的事。
  过了会儿,江宇典再次把拐杖杵在地上,他左脚踩在拖鞋里,死死抓着地,接着靠着一股不知哪里来的力,猛地起身——左腿还是在打颤,但他坚持住了。
  后颈冒汗,病号服的背心都湿透了。
  他缓缓站定,嘴角似乎慢慢绽出了一丁点不易察觉的笑。
  打了石膏的右腿悬着,借着拐杖,江宇典慢慢朝卫生间单脚移动着。他挪动的速度很慢,全副身心都放在了自己的腿上,还要照顾着吊水瓶。
  病房虽说是单人的,但也没豪华到哪里去,很逼仄狭窄,床离洗手间就几步路的距离。可就是这几步路,他那么缓慢地走了好几分钟。
  直到这一刻,他才感觉自己是真真正正地重生了,变成了一个全然陌生的人,并重新站了起来。
  他站在便池前放水,忍不住低头盯着自己那明显有色差的鸟,和手臂颜色形成了鲜明的对比。倒不是说他胯下那物白的发光,而是他的肤色确实偏深,是健康的蜜色,和一般荧幕上的小鲜肉不太一样。
  他站在一堆奶油肤色的小鲜肉里,总是显得鹤立鸡群。
  固然有些黑,但五官却着实精致,尤其是眼睛,纯天然大欧双,睫毛浓密得像嫁接过似的,结果因为老是哭,湿漉漉的,还带着那么点小狗眼的意味。
  正是因为外形条件足够出色,不然施小邦也不会相中他。
  施小邦挑走他后,就专门问过他肤色的问题,江宇典回答说是天生的,小时候就这色儿。团体的形象总监还专门拿他的照片给P白了好几个度,一对比,白的那张鲜肉是够鲜肉了,就是没有原本的那么有味道。
  施小邦思索片刻便做了主意,让他保持原汁原味,但是给他定位了一个贴合形象、却很难扮演的人设。
  “你要野一点!明白什么是野性吗?”
  “你现在的外表就像个小猎豹,很容易激起母性的!但你太腼腆了,而且你这个哭啼啼的毛病……”施小邦说话时一脸的嫌弃,“你要是不想被键盘侠逮着骂作精死娘炮,就必须按照我说的那样调整!”
  “这样,你回去看几期《动物世界》,好好学一下。”
  想到这个《动物世界》酿成了什么灾难,江宇典眉头一蹙,不小心抖了两滴水在打了石膏的腿上,他眉头皱得更深,冲了水。
  他扶着拐杖,以比刚才娴熟几倍的动作回到床上,护士进来给他换药。
  “今天怎么样了?”
  江宇典轻声回答说:“还好。”
  “量下温度。”护士抿唇一笑,把体温计给他,“你看起来心情不错。”
  江宇典没说话,把体温计夹好。
  护士手上忙着配药,眼睛却注视着他,忍不住问道:“你也是赛狮的艺人啊?”
  “……还没出道。”根据这两天整理的脑海里的记忆,原主的全部信息都被他获取,他已经可以和别人对答如流,而不露破绽了。
  “哦,我说呢,没在电视上见过你。”护士了然,继而神神秘秘地俯身,悄声道:“你们公司好多女艺人都来我们这里打胎,一出事就来我们院。”
  医院院长和赛狮传媒公司老总似乎是亲戚。
  她故意找点话题跟江宇典聊天,倒不是说套近乎,而是为了尽可能地分散他的注意力,因为她马上要给病人换药了,而这位病人碰巧有个稀奇的毛病……
  果不其然。
  病床上的病人不声不响,没有发出一点声音,但是脸颊却湿了一大片,眼睛空空如也地睁着,涌出来的泪水湿润了枕头,脸上也是一片痛苦之色,似乎在忍受着极大的疼痛。
  天知道只不过是换个药而已。
  护士看着他这副模样,也有点心疼了:“怎么又哭了,有这么疼啊?我们院接生的大夫都没见过你这样的。”
  江宇典没说话,额头不断渗着汗。
  从二楼摔下去,下面是灌木丛和松软的草坪,倒没有造成多大的问题,就是骨折罢了,还有点轻微脑震荡。
  这一摔不要紧,却直接耽误了出道!
  这对于一心想要出道的原主而言,简直是致命般的打击。
  从医院醒来,得知那个原本有他一席的偶像组合已经出了道,并且反响不错的时候,原主仿佛被击垮了般失魂落魄,还和经纪人施小邦大吵一架,很不理智地用施小邦的隐私威胁了他,扬言不仅要把他的秘密捅出去,还要去网上散播自己的遭遇。
  施小邦见他整个人都疯了似的,只好想方设法让他“闭嘴”。
  生理痛苦折磨着江宇典,好容易换完药,护士小姐动作轻柔地用面巾纸给他擦脸,另一只手变戏法似的从衣兜里摸出两颗糖出来:“昨天给你的糖吃完了?”
  糖原本是给她家孩子买的,结果昨天江宇典扎针的时候又哭了,护士瞧着可怜巴巴的,就把兜里糖给了他,笑着说:“这么怕疼啊?我家宝宝才五岁都不怕打针,你都十九了,还哭。”
  江宇典木着脸,也不出声,就是眼泪啪嗒啪嗒地往下掉,根本止不住。
  到现在,他还没能完全适应原主的身体设定,常常只知道疼,不知道自己其实已经泪流满面了。
  在别人眼里,他就是没长大的小孩儿,打个针拆个绷带都要掉眼泪,发大水似的。只有江宇典自己知道,这完完全全是因为原主的体质问题,他只是背锅侠。
  作者有话要说:  开文大吉大利~
  本文稳定中午十二点更新~坑品有保证,大大们放心跳坑!
  ps:所有人物均没有原型
 
 
第2章 痛觉异常
  睁眼的时候,江宇典就发现了这具身体的痛觉不太正常。
  因为疼痛阈值异于常人,他能感受到的疼痛也是正常人的好几倍。
  但是在原主的认知里,自己是没有病的,因为他不知道别人对疼痛的忍耐程度,也就不清楚自己这么怕痛其实是很不正常的,并且也从来没有去医院做过任何检查。
  而这种差异,落在刚刚重生的江宇典身上,就太明显了——光是衣料摩擦产生的静电都足以让他心跳加速浑身一颤,他可不会傻乎乎地认为这是一件很正常的事。
  好一会儿,痛感渐渐消退,江宇典神色恢复正常。他眼神清明,除开脸上那些汗珠,看起来就和没事人似的。
  医院护士工作忙,她把糖放在床头后便走了。
  江宇典瞥一眼那糖,没去动,而是伸长手臂,把充满电的手机扯下来,开了机。
  现在的手机和五年前差别不大,功能都大同小异,只不过越做屏幕越大、边框越来越窄。
  好几天没开机的手机,里面也只有几条垃圾短信,和一堆乱七八糟的微信群消息。
  原主朋友不多,因为性格关系,所以人际关系简单,家庭也称不上复杂。在经纪公司里,大家都是竞争者,很难交上什么真心朋友。微信里有寥寥的几条慰问消息,江宇典翻了下聊天记录,按照原主的习惯给关心他的朋友发了语音回复。
  各种各样的群消息盘踞了微信界面的第一页,他大致扫了下,除了工作的,学校的,还有什么横店龙套群、群演群、跑腿代购群、红包群,诸如此类乱七八糟的。
  把用不上都退了,首页净化后,有一条消息就凸显了出来。
  点开后,江宇典看见一连串的:“裴思邈”撤回了一条消息、“裴思邈”撤回了一条消息……
  足足有十来条。
  不知道他发了什么,这么多条消息,恐怕是发完就后悔了,所以立马撤回。
  这位“裴思邈”,就是江宇典原来跟着训练了几个月的偶像组合、“RedSun”的队员之一,也是造成他从二楼摔下去的罪魁祸首。
  团内共有五名成员,两个人住一间房,和他住一间的就是裴思邈。
  当时施小邦让江宇典回去看《动物世界》,他听话地就去找了资源,休息的时候就窝在房间里看,一边看还一边学,跪趴在床上舞着爪子哇哇叫,学得四不像。
  可江宇典的室友不这么看。
  他认为江宇典在勾引他。
  裴思邈和江宇典不同,江宇典进娱乐圈是想红,裴思邈就是纯粹玩票。他是货真价实的富二代,队里都知道他是有背景的人,是空降兵。那么误会室友后,裴思邈非但不觉得恶心,反倒是来了性趣。
  他向来是个男女不忌的人。
  手机屏幕熄掉,江宇典捏着散热不好、温度烫手的手机,脑子里不由得想到贺庭政。
  在双腿被人废掉后,他便去了旧金山隐居。他腿脚不便,又是一个人生活,常常对着空无一人的屋子发脾气。后来他的“干儿子”贺庭政离家出走,独自来到美国,求江宇收留他。
  这段干父子关系有名无实,两人都没有承认过,贺庭政也从没那样叫过他。
  况且江宇只比贺庭政大八岁。
  当年江宇救了贺庭政的父亲贺华强一命,碰巧那天他妻子生产,生了个女儿,贺华强还发现江宇原来是故人之子,便把江宇当成女儿的贵人,就让女儿认他做干爹。

返回首页
加入收藏
推荐资讯
栏目更新
栏目热门